1. <form id='QfqERf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QfqERf'><sup id='QfqERf'><div id='QfqERf'><bdo id='QfqERf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首页 | 爱情文章 | 亲情文章 | 友情文章 | 生活随笔 | 校园文章 | 经典文章 | 人生哲理 | 励志文章 | 搞笑文章 | 心情日记 | 英语文章 | 会员中心
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文章故事>原创文章>校园>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

            孩子,希望你成为一个有担当的人

            作者:静夜飘雨 来源:文章阅读吧 时间:2018-06-16 22:27 阅读:

              婚姻是两人彼此间的互信、互尊、互爱,是给予对方以安全感,相依相偎走过彼此的风风雨雨。当我们走进婚姻的神圣殿堂,就应有为对方而改变自己的勇气和决心,不到无法弥补的裂痕,绝口不提那二字。婚姻不是儿戏,想分则分,想合则合,那是对自己,也是对对方的极不负责任,婚姻决不允许任何人肆意践踏。我们任何一个行为,都要慎之又慎。

              孩子是婚姻的见证,是爱情的结晶,是彼此心灵的交互。当他(她)哇哇落地,来到这个世界时,我们的肩上,又多了一份职责。当孩子在嘴里喊出了“爸爸”、“妈妈”时,那稚嫩的呼唤,是否让您一下子高大了许多?你是否愿意为了孩子奉献自己在一切?直至生命。

              梦洁,一个机灵聪颖的孩子,有点“老成”,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,不用大人提醒,她都知道。她是班里的班长,帮我管理着班级,我是相当放心。可十一月底的时候,她走进办公室,低声对我说:“老师,我下个学期要转学了!”我吃了一惊,因为爸爸、妈妈,刚办了暂住证,怎么会有这样的打算?“你们要回老家去了?你姐不是明年要高考了?从未听你爸爸说起过。”我有点小的失落,最后还是无奈地表示,可以到胡老师那里办转学证明。看着孩子走出办公室,我想回去也是个选择,毕竟孩子终究是回去的。

              过了几天,我带着孩子排队放学,在校门口碰见了梦洁的父亲,顺带着问了他的打算,怎么会家了?大女儿的高中怎么办?梦洁爸爸说,大女儿归我,小女儿归她。她要离开绍兴,所以想把女儿一起带回山西老家。我吃了一惊,原本性格比较柔弱的女人,怎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,而且是在丈夫的苦苦哀求还是无动于衷。因为时间的缘故,我们没有多聊,但我建议我明天做个家访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学校里,我把梦洁叫进了办公室,问起来事情的缘由,同时也责怪自己,最近的一个月,梦洁是不爱说话了,怎么没有发现。梦洁流泪了,泪珠从眼眶里滚落下来,但没有哭声,她是个坚强的孩子。我不忍再多问,在夫妻之间的斗气中,孩子是最无辜的,也是最受伤的。

              晚上,我买了水果,走进了那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家。陌生因为我仅仅来过二次,熟悉是因为在我的记忆里,这里是温馨和睦的家,可今天——我要来做一回钱塘老娘舅,办一回和事佬。

              梦洁的父亲已在烧菜,见到我就很客气。我说她妈妈呢?“她在上班,马上回来了。”一个在工作的女人,又要照顾一家人,是多么体贴的人!

               不一会儿,她回来了,穿着工作服。

              “李老师,你今天怎么来了?”对于我的出现,她除了一惊,“您赶紧坐,梦洁,拿瓶可乐!”

               “不、不、梦洁帮我倒杯茶。”我拉住孩子的手。接着,他们一家人在吃饭,我就捧着茶,坐在一起,我丝毫体会不出这个家的破碎。

              “梦洁妈妈,你怎么想要回老家,现在是六年级,你一回老家,孩子明年初中都读不来了!”我们这里是交养老保险才可以读初中,梦洁爸爸是做开车的,没有养老保险。

              “所以我要带孩子回去,李老师我知道您今天来做什么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我下个星期来学校办转学证明。”目光中很坚定,看的出她下了决心的。

              “可梦洁她姐姐怎么办?”

              “大女儿给她,小女儿我带走!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听听李老师说的,现在一走对孩子的影响不好!”他在一边也赶紧插嘴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当初打我时候,你怎么没有想到了?你平时怎么对我的?等我心死了,你再来说,还有意思吗?”梦洁妈妈说这几句的时候,脸上没有表情,显得很平静,十多年的婚姻中,她有自己的委屈。

              那天,我听到另一个我所不认识的他和她。他喜欢买彩票,每个月要花七八百;他喜欢抽香烟,每个月要花七八百;除次之外,迫于生活压力,他每个晚上要出去开滴滴,以贴补家庭只用,白天去做修锅炉——一份不错的正经的工作;还有便是女人最深恶痛绝地动手。尽管他自己说,这一年只动过一次手,可一次不够吗?而且人在生气时候,说出来的话都是比较狠的,他伤了她的心是平时一点一滴地累计起来的。她是一个纺织厂和家两点一线的生活圈,很少与外人接触,无法将自己的情绪宣泄出来。这几年流行的点唱,成了她唯一的爱好。给人点咱,别人给自己点赞,成了她生活的唯一乐趣。情感孤独,把更多地放到了唱歌上。她有了自己的好友,心灵的倾述对象。当然对于她的了解,更多的是在他父亲做菜时候,和我说的,但从之后的对话中,我也探得了一二。

               那晚到十点,我才离开了。回来的路上,我一直在想,女人要离开男人,必有她特别的原因,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,是不会这样的。男人每个行动之前,就应该好好想想,是否会伤了她的心,即使自己一些不好的习惯。我不是钱塘老娘舅,没有他们高超的调节能力,可我知道,夫妻间的相处,应该是为人的真诚之道,是为彼此的改变,而不是一言堂,更不是野蛮。忽然之间,我觉得是无奈,

               后来,梦洁妈妈来过学校一次,是来办转学证明的,可我没有让她办,再三挽留,让她再考虑一下。梦洁妈妈把孩子的营养餐券费领了,还是一样平坦,向我表示感谢。再后来,梦洁的妈妈没有和她父亲打招呼,独自回了河南。他父亲在最后也是没了办法,办了转学手续,送孩子回到了妈妈身边。

              梦洁父亲野蛮似的的夫妻相处之道,带给自己的是妻子的逃离,带个孩子的是无尽的伤害,和性格上的扭曲。这种男人更不值得原谅!

               梦洁走了,她将和她的妈妈一起去接受新的改变,但另一个孩子奇煜成了我另一个深思的对象。

              记得有一次和奇煜一起步行在操场上,彼此的脚步很慢,孩子显得心事重重。这是一个有心事的孩子,总想和他交流一些感情,以便更好地拉近距离,也算是班主任教学的一小收获。操场上,孩子们都在奔跑嬉戏,难得的好天气,我和孩子静静地走着。

               在我的询问下,他一一作着回答,还是简单的几个字。午后的太阳特别温暖,这些天的阴雨连绵,让人觉得阴冷。可在奇煜的脸上,我看见的是依然是心事重重,看不到一丝开心喜悦,看不到这暖阳在孩子脸上的晴朗。孩子,你只是一个孩子,那浓眉本不该属于你,灿烂才是你所应有的。

               奇煜是我的学生,六年级的孩子,个子已有一米六十好几,长得结结实实。外表粗犷的他,却是十分的腼腆,从不主动和我聊天,更见不到他在教室里喧哗。每次进教室、出教室,仿佛这个班级没有和他有关,把自己的事情做得井井有条,这是孩子对自己的最大成就。这个学期,我主动让他承担大组长的职责,希望可以让他融入到这个大家庭。

               奇煜是个爱读书在孩子,各科成绩都不错,还是班级里的值日小班长,对我而言,他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孩子。去年的六一会演时,学校表扬了一批家长,奇煜爸爸就是一种之一。我选择他,是因为这是我新接手的班级,我希望可以和他聊天,每次见到都是他妈妈,我从未见到过他。那天,他的父亲来了,还是特地请了假,那是我第一见到他。我责备他,为何见到的都是孩子的母亲,从未见过他,即使孩子有什么头痛脑热的,也从给见到过他。

               我告诉他父亲,奇煜很听话,但最近一年多,他更沉默了,更不爱说话了。我们交流了一小会,希望他们夫妻俩多和孩子说说话,多和他交流,这也是一种社会交际能力的培养。奇煜太“安静”了,他父亲点头表示感谢,默默无声,看来孩子的怪脾气是遗传了他的基因。

              和孩子的交流,我没有多大收获,轻轻拍在孩子背上:“奇煜,加油,管好自己组员,这是老师给你的最大任务。”我朝孩子举了下拳头,他点点头。从他眼神中,依然是安静。

               一年又过去了,我决定去奇煜家家访。他爸爸不在家,正在厂里上班。只有一个抱着小孩的女人,她——就是奇煜的妈妈,我在学校见到过2次。

              “您好,我是奇煜的班主任!”

              “哦,您好、您好!我们见过,老师您好!里边坐!”她十分的友好,赶紧将我请进了屋。

              奇煜在我旁边,倒茶,递水,一个人静静地站着,眼睛看着脚。

              “奇煜这孩子在校挺尊敬老师,就是太安静——”正当我讲下一句的时候,旁边小床上,探出一个小脑袋,“妈,我口渴。”只见奇煜走了过去,拿起茶杯递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“老二感冒了,有热度,正在家养病。”只见她放下手中的孩子,拿着药,数着颗数,给递了过去。“三个孩子,家里乱得一塌糊度,老师您可别见怪!”

              “孩子多是这样的。”我笑着对她说。三个男孩子,对于我而言,我是由衷地佩服她,真敢生!这个时代,生几个孩子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“李老师……”她迟疑了一会儿,“不瞒你说,我是他后妈,大的两个是前面的生的,手里这个才是我生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怪不得,刚才我还纳闷怎么会生了三个?”

              在我和她的交谈中,我对这个家庭有了更多的了解。我知道奇煜父亲和他妈妈在三年前由于感情不合,选择了分手。分手时,也没有征得孩子们的同意,更没有经得孩子们的同意。大人们的一意孤行,使得原本偏于安静的性格更加沉默。父母的离异,让奇煜对后妈充满了抗拒,无论她怎样努力,也走不进奇煜的世界。几天前,奇煜因为一点小事,又和妈妈争了几句。孩子竟独自在楼下长到后半夜二点。后妈去拉,可是无用,只好开着门,等孩子上来。幸好,凌晨二点多,孩子上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奇煜妈妈说着,话语中透着对生活地无奈。

              “老师,你帮我多和孩子说。我也有私心,毕竟这个孩子是我亲生,我多照顾了他,但我也在尽力照顾前面二个大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她讲着,我认真听着。我也劝了她,心别急,只要真心对待孩子,孩子也会接受她的。

              奇煜送我下楼,我叮嘱孩子,父亲很辛苦地养活着一家人,她也很辛苦地照顾着一家人。你是大哥,也要照顾好 一家人。孩子深深地点点头。

              “奇煜,现在你亲妈在绍兴吗?”“在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经常和她见面吗?”“一个月一次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和你现在这个妈讲话吗?”奇煜摇摇头。

              “奇煜,多替你现在这个妈妈考虑一下,上去吧!”

              孩子点点头,转身走回了家。

              孩子毕竟是孩子,不会说谎,试着接受对方也是这么难。

              我开着车回家,徐徐的春风已向人们倾述春的姿态,可孩子的春天又在哪呢?当夫妻因感情问题而分崩离析的时候,你们是否可以问下孩子,你同意我们的分开吗?如果孩子不同意,你们是否可以因为孩子而勇敢地改变自我的习惯呢?

              午后的阳光真的很灿烂,可奇煜的心还是那样压抑,无法走出他的个人世界,无法回到从前的生活,无法再找到那个带他来到世界的家。

              孩子,希望你成为一个有担当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我们生活在这个年代,每天为了生活而忙碌着,有个良好的个人习惯、为人处世的优秀原则,是每天生活得快乐的必备条件。愿我们的孩子们,每天生活得快快乐乐,一家人幸福美满,不要因为我们自己无休止的贪念和奢望,永无停息的争吵和责骂而毁了他们!


            上一篇:第一篇   下一篇:没有了
            用户名:(新注册) 密码:
            [收藏本文]
            发表读后感:
           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
            ·可曾荒废青春
            ·暗恋过你的那些年,我不能忘
            ·感谢你能来,不遗憾你离开
            ·像冬梅一样坚韧
            ·你相信吗,那男孩来找你,十年后
            ·那些时光
            ·我的人生因有你而美丽
            ·怀念高中那段时光
            ·为你—咖啡不加糖
            ·三月春色坠校园
            ·第一篇
            ·曾有一个人,爱我如生命
            相关短文
            ·第一篇
            ·治愈孤独
            ·为你—咖啡不加糖
            ·绽放
            ·逐梦——高考
            ·那些人,请记得!
            ·高中那些事儿
            ·魂牵梦萦,那一片爬山虎
            ·今年又到高考时……
            ·那年 我们追过的爱情
            ·2013年的那个冬天
            ·诚信的试金石

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07-2014 文章阅读吧 版权所有.情感文章,散文随笔,美文故事在线阅读